LGBT共融课程 多元还是洗脑教育?

在学校教学生包容,反对欺凌,应没有人反对。那幺,为何声称教导接纳LGBT人士的课程,在欧美以及澳洲和台湾等地,引起家长们强烈反对呢?这些课程的内容是甚幺?也许可从以下一些例子看出端倪:

  • 早于2011年,美国加州已有「性别教练」以反欺凌的名义,进入小学教导学生性别不是只有男/女两性,而且他们可选择做男性或女性。家长无权令子女退出该课堂。
  • 台湾教育部于2011年8月在国中小学原有性别平等教育课程中,加入「认识同志」的课题,原来说出来的目的是帮助国中小学生学习尊重和接纳不同性别认同、性倾向者。部分教材内容叫人吃惊,譬如鼓励学生作性探索、製作口交膜、鼓励堕胎等,以致引起家长、老师和不同宗教人士强烈反对,有数以十万计的人支持「真爱联盟」的联署,教育局才被逼把这些教材下架并重新修订。后来监察院发出公告纠正教育部。
  • 声称为了建立包容气氛,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一校区建议教育工作者不用「boys」或「girls」来称呼学生,改用「students」这类性别中性的词语,又建议学校依学生的认同性别使用厕所和参与活动,包括「过夜」的行程,作为包容跨性别学生的政策。该校区有170间由幼稚园到中学的学校,共有146,000名学生,而跨性别学生的人口可能在1-2%之间,或更少。
  • 澳洲政府资助的「安全学校课程」声称要在学校建立更安全和更包容的环境给LGBT学生,实际是推广多元性别理论。有家长得悉14岁儿子被告知可着裙子回校,学校又容许认同自己是女生的男生使用女更衣室和厕所。
  • 大学研究团队建议在澳洲南部小学推行的性别多样化课程,当中一本跨性别童话《我的新爸爸》描述一名儿童,妈妈做变性手术,成为他「爸爸」的故事。图书将变性描绘为一种纠正错误的行为,而且更正面肯定变性,最终故事的男孩对妈妈变成「爸爸」感到骄傲:「我是一个幸运的小男孩,因为妈妈成为了我的新爸爸。他很爱我,我也爱他。」有7-8岁儿童看后大感困惑。

    LGBT包容课程会教导多元性别理论,除了生理性别,加入性别认同和性倾向等,而且,性别认同是一个光谱,不管一个学生的生理性别是男或女,他都可以探索自己的性别身份,例如举办易服活动日,让学生穿上异性服装,易使学生对自身的性别观念感到混乱;此外,更会让跨性别学生依据心理性别认同使用更衣室和厕所,引起学生安全和私隐的忧虑;对于年幼儿童,会给他们阅读美化跨性别的图画书,因此往往受到家长的强烈反对。在香港,小童群益会辖下的「性向无限计划」,便是推广多元性别论。

    多元性别论是几十年前开始出现的一个社会学和心理学概念,除了欠缺客观生物学基础外,更违反建基于科学的男/女性别区分。现时,在很多欧美地区爆发示威,反对将多元性别论引入教育课程,包括德国、墨西哥、加拿大、哥伦比亚、美国、澳洲、台湾、巴拿马和英国等等。教宗方济各更多次公开批评性别意识形态是「思想殖民」。可见,这项极具争议的理论,绝不应该当成没有争议的客观事实教导学生,使年幼,尚在建立自己身份的学生,对性别身份感到疑惑,孩子需要的不是性别混乱,而是性别自信。

    其实,家长决定子女的教育权,是各大国际人权公约肯定的基本权利,为抵抗和预防专制政府推行洗脑教育必不可少。2012年,香港反国民教育事件,当时其中一个理据便是国民教育侵犯家长对子女接受何种教育的权利。因此,家长有责任,亦有权利监察子女所受的教育。

    【跨性别议题浅谈系列十四篇之九】

    香港性文化学会